这样吗(。ì _ í。)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沉重的时刻

沉重的时刻

                     ——里克尔

此刻有谁在这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这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夜间在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这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这世上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

最近很迷的一首。

超爱这种×

一个简短的使用说明。

这儿挽歌。

啊怎么说呢,其实通用名是cn鹤君(所以挽歌算常用名吧。
看我看我!企鹅也是鹤君哟

目前坐标霸都,未来十年大概不变。
有附近的小伙伴来玩耍吗!

其实是个文手。

……你笑了是不是!

真的是个文手。

目前大概不定期:
汉服/欧美圈/drrr/文豪野犬/全职高手/魔道祖师/刀剑乱舞/盗墓笔记/凹凸世界

目前半淡圈。

cp很杂,好吃的都吃

——————————————————

欧美圈:

叉男吃EC,gamquick,狼队,AH,吃一点天使夜

HP主要吃哈德哈(偏哈德),双子

吃虫绿,不太吃贱虫

drrr:

主要千正「24h搭讪组」,静临,吃all纪

文豪野犬:

新...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炸裂!

以为是冷到北极圈的cp结果被同好指路Twitter真的吃粮到哭qwq

腹黑x暴娇这种设定我超级吃啊(。・`ω´・)

有没有同好来拥抱!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搬过这张图)

p1图,p2作者。

侵删致歉QAQ←总觉得我还是去找作者要个授权?

我爱他们。

共勉:)

GACHA二次元社区:

如果当年学校有【催更】这门课,老师们大概都会这么说[doge][doge][doge]

来,【感受一下现场氛围】→

「千正」婚礼

*其实是姬友的生贺

*后记比正文更像正文系列。

*BGM:《朋友的名义》

*因为听说有人被上次的《沾衣欲湿》捅了,所以……(一个耿直的微笑

iiiiiiiiii

纪田正臣在早上七点准时醒来,比上学时闹钟蹦蹦跳跳的吵闹更有用——今天是他此生不会忘记的一天,会像那场混战一样,深深烙在心上。

他赤脚踩上冰凉的地板,将窗帘拉开,被明晃晃却有些苍白的阳光盯上,微微眯起眼。

他在镜子前比划的很久,嘲笑一番自己的紧张和纠结,最终换上一件白色的西装,衬得青年明亮而温和。

出门前想了想,在衣领上别了一朵白椿。

「帝人,明天的婚礼你会去参加吧?」

「诶?……会去参加啦。」

「真是的,帝人你怎...

「千正」沾衣欲湿

*一个短小的1000+(就算存档没了还是要重新开始

*毫无意义的名字

*不接受任何理由任何形式的殴打

*大声跟我念:

*平和心态/保护lo主/从我做起w

> > > > > > > >

是突然间发生的,雨珠密密麻麻的落下来,叫人无处可逃,远方的房屋尖锐成一条笔直的线,刺入瞳孔,而后模糊了。

人们有些慌张的跑向店铺、屋檐、楼梯以及一切能遮蔽大雨的地点,在快速移动的人群背景中,纪田正臣显得格格不入。他抬头望了眼灰蒙蒙的天,云朵聚集而呈现阴沉的灰黑,水珠从大片的云之间坠落,说不出是欢快或抑郁。

人们总会在阴沉无趣的雨天想起些什么——很奇...

生动形象。全中。
我想学画画了(挥
有朋友跟我一起伐(比哈特

留活口:

全中。。。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大写的辣鸡【趴】

决明子。:

哈、哈哈、哈哈哈...我选择狗带。

镜反流陌:

让我

痛快地

狗带吧……(躺)

摸鱼专用小萝莉:

QAQQQ全中。
我为什么不学画画!啊不说了我先去赶作业TAT

流火熒惑。:

全中orz

总在最忙时最浪,
想文图双修然而手残,
明明污得飞起想写肉又有心无力,
为了写一情节操心痛苦得直接写段子。

(生无可恋.jpg

流云奔壑:...

一时爽的脑洞w

前天看的《独立日:卷土重来》

同人文的话,HP设定全员向有人看吗(*'▽'*)♪

反正我超级萌啊!

Jake/Charlie两个格兰芬多的爱情大概也是吵吵嚷嚷但是长长久久吧(笑

一个学霸和一个行动派的故事(小声)

已脑补一千字。

「千正」《毁灭之诗》

*刚考完就来一发3000+
*人工智能paro
*文中的“它”“少年”“半透明的影像”均指人工智能「纪田正臣」

屋里揉杂了阳光的暖色,弥漫开来。细看也许还浮着一层蓝光,诡谲的色彩与暖黄洗出一点浅绿。

“下午好啊,正臣。”

没有回答,但灰发的科学家知道,他是醒着的。不,准确来说,“它”是醒着的,永远不会沉睡。

不排除系统崩溃的可能。

眼前巨大的精密仪器,是他一生中最成功也最失败的作品,至少目前是。

在这个时代制造出近乎完美的人工智能系统,无非是六条千景作为一名青年科学家的骄傲。骄傲没有持续很久,几个月后端倪初现,透心的冷:这个人工智能的智商和情商,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及控制范围。

果不其...

1 / 2

© 鹤君♪ | Powered by LOFTER